/0.5m异地




.
|学科拟人
/    bio∑gra    /    生物×地理

|设定是西风大大的,OOC是我的(紧紧抱住怀里的锅)

|文笔渣orz,现在已经变成不知所谓的意识流了...不介意的话可以吃吃看...(捂脸)

(wtf话说我到底在写甚麽啊、
>...

 ̄name`

地理» 菲尔顿·海伊◣Felton Hay

生物» 莱斯华特·洛帕◤Lacewalt Loppa

※万分感谢大大的设定!(鞠躬)
另:原设无英文名,以上是音译,致歉。

/?









 ̄ ̄ ̄ ̄

 ̄ ̄

_

风将草叶上细碎的水珠一点点剥离下来,融进微凉的空气。指间满是湿漉漉的气流,法兰绒灰色的薄雾旋绕着,缠紧了轻飘飘的柳絮。

菲尔顿慢慢地踱步在一个这样舒适的清晨,街角的灯光亮在洋槐的树梢旁,把树叶清晰的脉络悉数描摹。天光依旧黯淡,朦胧晦涩的天空依稀可辨一轮被灰蓝侵蚀了一半的圆月,远远的靛青色染满了大半的天空,地平线上没有一丝光升起,在城市的密林中一切都鲜少地安静。

两旁高耸的建筑群向南北方向延伸成标准的条状,大多呈梯形的路口都有一模一样的红绿灯,只是转两次弯就只能凭又长又窄的广告牌确认将要行至的街道,轻易地能让人失了方向。

插在口袋里的右手轻扣着一个手机,不知是被雾霭还是汗水浸湿的指尖在屏幕上打滑,食指匆匆扫过侧键,犹豫片刻又滑开,随即无名指上的硬质物体与其磕碰引发脆响。

有时候,最好让事情顺其自然。明晰时间几近停滞的运动,徘徊在几个念头中摇摆不定,这不是什么值得费功夫思考的事,大不了等着am前面的数字多跳动几下,或者下一个信号灯变成绿色。

在丛林里迷路,他有把握可以沿着乔木的长势出去。

道理是一样的,不需要绘出经纬,测量高度,只需一个恰到好处的时机。

脚步因为斑马线对面的红灯而停止,足够让血液循环百来回的九十秒同样能让时间缓慢地流逝,然后促使一个玩笑般的念头最终挣扎着敲定。

通讯录除了应急电话之外空无一物,但菲尔顿熟练地拨出一个号码。

不知为何,信号滞留,拖泥带水。

他在苍茫中站立,南来的风散了遮住耳畔的雾,游荡的飞絮穿街过巷,像是受惊的鱼群争先恐后地避开支离破碎的光,逃进漆黑的深海。

茫然而不知所措。

“hallo?”低沉轻缓的发音,打破流动的空气营造出的寂静,又使得什么东西一下子涌入未经设防的胸腔,把那里澄澈的湖震开绮丽的波纹。

熟悉到可以闭上双眼画出波段,中断了几个月的记忆骄傲地大喊我还没有逝去。

“是我。”菲尔顿快速地回应,不顾长时间未用的声带摩擦出些微沙哑,好像一旦被沉默入侵就会有什么糟糕后果。

对面不出所料的沉寂下来,清浅的呼吸声如同鳞翅目的昆虫拍打翅膀,最后冗长的气音末尾缀了一个不知名的音节,带着难以分辨的情感,说不清是讶异还是悲喜。

“F...菲尔...?”

数字跳转至最后一秒,红色转为绿色,光斑留在眼底盖过周遭岑寂。



“你还好么?”

“嗯...是的...你知不知道我大脑里有几条神经记住你了?字面意思。”

懒懒的,甚至有点漫不经心的音调,拨扰着满目的灰蓝色。

“我知道,”菲尔顿闭了闭眼睛,迷离的视线还是无法清晰, “我也想你啊,华特...”

“笨蛋...”对方带了轻笑的嗓音里似乎融了亚穆纳河温柔的水,“我会等你,直到你回来为止。”
   
   
菲尔顿忽然觉得眼睛里有什么很轻很轻的东西滑过了睫毛。

不知是心脏的哪个腔室出现了问题,血液流动的方向发生了微小的偏转,细细的液体跌跌撞撞擦过动脉内部,沿着四通八达的神经涨开一片酸涩。

手指张开,合拢,一团迷惘的白絮从手与唇之间的缝隙飞过。

差一点,自己与莱斯华特相距只剩不到一点五公里的事实就脱口而出。他甚至认为早在一周前就萌生的——隐瞒他归来的念头,是一个荒谬的错误。

给自己的恋人一个惊喜——这样的小把戏对他来说未免有点残酷。要知道他并不是一个有着多么高明骗术的说谎者。

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稳定下几近颤抖的声音,与别人流畅交流的能力面对着许久未见的他像是故障了一般,发挥不出效用。

想说的太多,那么就会悉数堵在舌根下导致哑口无言。


“我...对不起,真的。”他最终还是开口,却没办法让声音保持清澈。

“不不,别这么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有意义。再说,我可不是伍德·豪斯先生△那样的利己主义者。”

菲尔顿微低下头,脚下的人行道长到走不完。

他都能明白的。

哪个国家哪个地区的语言都不需要,彼此的理解已经成为了天赋。

他扬起嘴角,不远处疯长的野蔷薇伸出的鲜嫩枝条掩盖了一片不小的普蓝色。

那是一块路标牌,简简单单的单向箭头后面缀了个“前方 1km”。

对于一个徒步从城市边缘到市中心的人来说,这样的牌子是可以让人心跳加速的救赎。

电话还没有挂断,菲尔顿有十分钟的时间完成他的计划。赶在太阳升起之前。

“我是说,我很抱歉在先前四个月没有联系你,”他清了清嗓子,喉咙里泛出难以言说的苦涩,“可是我所在的地方好像...有什么屏障,无论是山顶还是谷底,一通电话都拨不出去...”

这是实话,虽然是保护区,但是深入那种地方(或者说到了还未经人涉足之处),和失联没什么两样。

“你去了哪?”对方饶有兴致地问。

“华特,我记得我四个月前告诉过你...”

“名字太长了记不住。”

明明只有一个单词啊好吗!菲尔顿对华特记忆地名的能力不抱任何希望。

“是科尔卡(Colca)峡谷,整个美洲最深的地方了。”他想了想,打算再说具体点,“在南美洲西部秘鲁境内。”

“那很远。这么说你这是和我隔了个太平洋?”

“可以这么认为。”

“真不敢相信你是怎么忍受坐飞机的...”他感叹一声。

“是啊,如果能坐船还能顺洋流...哦,这种事想想就行了,完全行不通。”

电话那边传来撕速溶咖啡包装纸的声音。

“well...看来...你这是找到了有信号的地方?真不容易。”

菲尔顿仰头,高架桥上一辆空货车疾驰而过。

“嗯,是阿雷基帕市...我们坐了四个小时的车...”他淡淡地描述前天发生的事,心里却紧张的要命。

“结束了?”

“没有,我们...还在市区,暂时休整,明天继续,去下一个地方。”

“别太累,注意安全。”

“我会的,”菲尔顿想到莱斯华特换了工作地点之后养成的奇怪习惯,皱了皱眉,“你也是,每天都起得那么早,要早点睡。”

“当然。”

“那...你先忙吧,我不打扰了。”菲尔顿觉得再这么说下去迟早会被他察觉,那是个相当敏锐的人,而且直觉也准得厉害。

“等等。”

“?”

“我爱你。菲尔顿。”




他说不出话,眼前再一次模糊。

天已经很亮了,只等太阳在下一秒越过地平线,把那些青白的、浅灰的、淡蓝的角落,全部漆成饱和度高的离谱的暖橙色。

“我也爱你,莱斯华特。”

这需要什么理由呢?

就算太阳依旧在地平线以下,那又有什么关系。

-我和你相距只有756.5米。
而且现在,我正朝着你的方向前进。

指南针已经扔掉了。

/

菲尔顿把口袋里所有的硬币都摸出来放在面前皮制的吉他琴箱中,尽管有几枚先令和美分,不过也无所谓。

那个年轻的街头艺人没有停下她温婉的歌唱,碧蓝的眼睛注视着菲尔顿,微笑着轻轻颔首以示感谢。

轻柔的意大利语混合着焦糖味道的明丽小调,手指划过琴弦留下令人回味的旋律。他听的出这是一曲情歌,而且一定是来自一个多情的不知名的法兰西艺术家。

这是最后一个路口,熙攘的人群聚集在路边的咖啡厅里,有几个学生甚至捧着大杯的冰咖啡,胳膊底下夹着五颜六色的参考书和伙伴一边打招呼一边奔跑着,暖风将他们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的。

菲尔顿和那些学生有同样的目的地。

——这个大学里种了法国梧桐和一些在这个地方不常见的糖枫,低矮的灌木也被打理得很好,叶子上凝着水珠,显然是刚刚浇过了。

他收敛了步幅继续走,越靠近实验室的方向两旁的植物就越不对劲,他看着本应种植玫瑰或者月季的良好腐殖质里豌豆浅绿的卷须皱了皱眉。这些家伙高矮不一,鬼鬼祟祟地攀上不知哪里来的细长木条,顶着小小的花骨朵在一小片阳光下和同类争抢地盘。

这些自私的双子叶植物为了开花恨不得长出神经来满地跑。

他摇了摇头,继续走着,有一些路过的学生注意到他,好像在疑惑地想这个从没见过的人到底是哪个班的。

不过菲尔顿并不在意这些疑惑的目光在他身上逗留,他一直观察着路两侧的植被,豌豆之后是有着长匐枝的草莓。直到走到路的尽头,他随手把面前的门推开。

扑鼻的木制品香气和不算浓郁的油墨味瞬间占领了他的感官,实验室在三楼,一楼和二楼是两个小的借阅室。

清晨的阳光从自己身后尚未闭紧的玻璃门中穿过,在角落处的水培绿萝纤细柔韧的枝条上割出深浅不一的痕迹。

那一定是物理养的,他想。

表面为大理石的阶梯,铺着白色瓷砖的走廊,任谁走在上面也会发出声响,收获极好的回音。

他越靠近最里面的那扇门,就越能感受到血液经过心脏泵出所发出的轰鸣,像是一场倾盆大雨,繁杂不清的撞击声让听觉彻底罢工。

呼吸不再那么顺利,他忽然想到加拉帕戈斯群岛的仙人掌,是不是汲取水分也如此时的他一般艰难。

沉重的月白色的防火门,门框上钉了一个木质的小牌子,规矩的意大利斜体忘了首字母大写。

菲尔顿闭上眼。




莱斯华特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发呆,远远地望着街角弹着吉他的人。

天蓝得不像话,风也因为阳光而沾染了温度。

这时候他听到有人敲门。

十五秒之后,莱斯华特把手放在门把上并拧动了它。

/






至此,我和你相距0.5m

对你我来说,却与异地无异。

fin.





注:
△伍德·豪斯→简·奥斯丁笔下的人物。



#累死了终于码完了...orz
#这大概是一个地理结束了课题然后准备给生物一个惊喜这样...
#妈呀我都干了些什么_(:з」∠)_西风大大我对不起你...全程是丧心病狂的ooc啊(跪地)...

#能看到这里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啊!

(另,这儿川一,求眼熟


评论(17)
热度(5)

川一

高考失踪。取关请随意


净写些乱七八糟没营养的。

更新看心情(叉腰


科拟等我毕业搞事w

©川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