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松/色松〗/the night

·意識流

.高中生设定注意

:D感谢阅读






又是个恼人的夏夜。

一松拿右手撑住额头,目光越过瓦白的窗沿,最终抵达漆黑的夜空。

实际上黑色的纯度没有想象中那么高,浑浊不堪的深灰蓝色像是一片遥远而死寂的大海,混入了风和雨,铺天盖地地卷过来,染满了从角落处一直到视野中央的天空。

那么压抑,脖颈都感到钝痛。


——但还不够。

他在嬉闹的背景音里站起来,教室的桌角磕到了膝盖,一松没有理会,就像他从不理会右手边吵嚷的属于别人的世界。下课的他们总是熙攘着,口中说着无聊透顶的事件,发出的笑声是那么刺耳。

这是种无关痛痒的伤害吧,彼此奚落真的有那么好笑吗?

一松抿起嘴唇,有点渴望窗外的静谧。

不知不觉地,站在了凳子上,手扶上了棱角分明的窗沿 ,那瓦白的颜色就这么嵌入指尖。他已经感受到了空寂的夜风,它们有了引力,吸引他,引诱他下坠。

是压力的过错吗,柔软温热的风从楼下涌上来,吹得头发向上飞起,他思维空白着,只有一个念头——


跃下吧。


这样的话,就可以被这样温柔的风拥抱了。




不由自主地,一只脚已经轻轻搭上窗台外沿,半蹲的姿势,像一只灵巧的猫。

一松称得上是个瘦削的人,大敞的窗完全框住了他,连同外界浑浊不堪的星空一起。

大半的身体已倾下去,如一羽迎风飘摇的蛾,被重力一下子捉住,一点点地,要失去凭附。

没什么所谓...

色彩斑斓的、右手边的世界,没有任何一人会注意教室最后一排的最角落。

所以,没什么所谓的。




喧嚣骤然离他而去,耳畔是风声,那好像是是树叶彼此刮蹭,昏暗的星辰自云端急速下坠。

视野变得开阔,开阔到视觉几乎要被剥夺殆尽,因为那黑夜浸过了身体,没进眼睛,他似乎看见一片涨潮的海,要将他吞没。

连决心都不需要了,就那么自然而然的一根根地松开抓住那处边缘的手指。

没力气了,平衡渐渐失去。

书本还在窗台上,纸张翻动搔着脚踝。

你在挽留些什么啊...








“喂!”




凳子被踢倒的声音,书本掉落在地。







混蛋。

         




卫衣帽子被强硬地向后拉住,硬生生地掰回了重心,风呼啸着,却依旧温暖。

他又被动回到了右手边的世界——那个他厌恶的,同时厌恶着他的,世界。

一松摔下去,不过方向是吵嚷的教室内,始作俑者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僵硬地,箍在自己的腰腹和胸口,用着十足的力气。



“oh,my kara-boy!不要做伤害自己的事啊,我会痛苦的哦!”

不需要转身或者抬头,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就主动面对着一松,说着让人肋骨要痛到断掉的话,那张和他几乎一模一样却又完全不同的帅脸露出被掩藏得无比笨拙的担忧和惊吓。

“所以说,不要再...这样做了,”空松勉强露出一丝微笑,“这不是个right way啊,brother。”

那双好看的手没有松开,只是换了个姿势——一个安抚那样的姿势,认真而又小心地把他圈住。在那个被所有人忽略了的角落,课本讲义撒了一地,白花花的,好似一只只停驻休憩的白翼飞鸟。


混蛋空松,不要管我啊...


一松想着,但他没有说,只是眼睛被暖风吹得酸痛。


这个怀抱,明明也是暖的,

或许,温度比窗口那边的还要高一点。






fin.

评论
热度(6)

川一

高考失踪。取关请随意


净写些乱七八糟没营养的。

更新看心情(叉腰


科拟等我毕业搞事w

©川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