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先生的演讲恐慌症



·很短
·比较意识流orz

/良大家的人设,严重ooc(会被打的喂!

/单人注意.

政治_祝卿言






这算得上是个例行报告,不过现在更像演讲的形式。

演讲稿很长,祝卿言把它上下的折起,一层一层,犹如重叠漫长的噩梦。

今天的天气不错。

从会议室破损的窗口里涌进热量像是从头到脚泼下的油漆,阳光的味道刺鼻得要命,他不知道自己对这样的光抱有什么样的感情,只是条件反射似的远离,漆黑的西装划开了他与光的界限。

他是务必要保持冷静的,即使处于这样的环境。

始终是孤身一人,一直都是,必须面对他理应面对的一切,没有商量的余地。

祝卿言也没有把握能够自始至终保持冷静,他真真正正做了一次某种意义上的自杀者。

没有开场白,没有引发话题的语句,兀自开始阐述他必须阐述也不得不阐述的观点。他开口,被自己吓了一跳,原本算得上清澈的嗓音明显沙哑,他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就算是自言自语也没有过,因为最近一直在忙碌,把自己锁在办公室,工作,工作,工作,

他除了做这些,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盯着手里已经倒背如流的轻薄纸片,不敢看其他的地方,他知道到场的各界人士有多少位,他比谁都更加清楚自己要接受多少火热的视线。

声音依然无比克制而平静,他强迫着自己,带上虚伪的假象,表情除了淡然的微笑什么也没有。

他还能冷静地思考吗?

不能了。

恐惧成倍地增加,悄悄地稀释血液,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好像每说一个字就立刻有人评头论足一番,不对,实际情况的确如此。

祝卿言不由自主地把那些目光解读为不屑或是轻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被研究的对象——生物的实验台上,可怜的鸟类或是小型哺乳动物被处理过的尸体,他莫名其妙地想到生物抹茶色的头发,直到因为久站失血眼前有点泛起红色。

他现在怀疑着,身体一定出现了某种变化,他不再是那个强迫性理智的人。纷至沓来的恐惧,在胸腔中豁开了一个裂口,有什么锐利的东西翻搅着,肌肉的收缩都无力了,心脏不情愿地跳动,把冰冷的血液送至每个黑暗的角落。

祝卿言感到无比无比的困倦,再不闭上双眼就要痛苦地死掉了。



——是镇静剂的药效没过吗?






... ...

当他无意识地念完最后一句话,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真的...够了...

fin.

(啊..怯场的祝先生呢(。




(是这样的有个声音对我说:入了坑不产东西不是人!
(于是我就写了...渣的要死(不是很了解文科到底应该什么样所以ooc到自己都看不下去...所以..抱歉啦

评论(5)
热度(6)

川一

高考失踪。取关请随意


净写些乱七八糟没营养的。

更新看心情(叉腰


科拟等我毕业搞事w

©川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