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溶性光


the soluble light.

/生地 的 一个 小段
(在群里发过差点忘了放上来orz对不起

/西风大大的设定(再次使用啦万分感谢!!

/ooc极了x

姓名对照‖

地理‖菲尔顿
生物‖莱斯华特



/

菲尔顿搅动着手里的咖啡,绵密的热奶泡轻盈地挂在金属勺柄上,包裹着香甜的味道溢出瓷白的杯子。秋日傍晚的阳光不算热烈,此刻恰到好处地从身后合上一半的百叶窗透过几丝橘色的光,让他的发梢沾了些微属于落日的洋红。

莱斯华特静静地看着处于那抹亮色中的青年,发丝温软美好,像是初春雏鸟的覆羽,极轻地,负担不住风的力量。他抬起手,想把失去方向的那些梳理整齐,却在下一秒对上了一双澄澈的琥珀色瞳孔。

那是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仿佛睫毛轻微的颤动都能抖落下星辰。虹膜上清晰可见的放射状纹路勾勒成一张捕获人心的网,让路过的光失态,一股脑地飞进去把那宝石装点得无比明亮。

这让他不知为何忽然有了作画的想法,不同于一路上开得肆意汪洋的花或是错落有致的哥特式建筑所带给他的感受,而是真正的能够触摸灵魂的东西,夹携着氤氲湿润水汽的暖光,在他的脑海中深深描下一笔。

不,也许不需要——画笔之类的东西。

“菲尔顿?”

街边角落处的咖啡厅,那是个靠窗的座位。微微移动视线可以看到远处雪白的灯塔,被渲染上童话里一样的粉橙色。

“你坐过来,亲爱的。”莱斯华特深知,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是伸过手去就可以碰触到对方的一切。

可他还想要更加近一点,像是用低倍镜用腻烦的初中生,拿着短短的高倍镜跃跃欲试。

人天性喜爱美丽的东西。他们渴求着美丽,视觉细胞的满足如同过了把毒瘾。


菲尔顿快要坠入莱斯华特那淬了灿烂金色的碧绿眼瞳了,他不由自主地想到密西西比河繁茂的森林,在盛大的黎明里每片树叶都镶了金边的样子。

他被注视着。


当菲尔顿挪动身体,碰到华特的膝盖的时候,肩膀被一个不大的力度顺其自然地揽住,刚好足够支撑他略微倾斜的身体。

孩子得到了他的高倍镜,世界在眼前无限放大。


鼻尖若即若离地轻触,呼吸骤然有了要命的压强,逐渐爬升的温度宣告那完全不可视的气体有着非比寻常的比热容。

唇上柔软的触感让菲尔顿一阵恍惚,他被光影弄得睁不开眼,莫名地更加凑近了面前的人,有些尖利的牙齿刮过他的唇角,他只得微张开口,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即使头脑混沌他也清楚得很。

对方温暖的手掌磨过耳尖陷入发丝,神经接收到的冲击使他战栗,他无法退缩,因为有着草木微辛而芳香的气味是独属于莱斯华特的。敏锐的感官在此派上了用场。对方占领他呼吸的方式从来都带着渴求,舌尖沿着齿缝滑进口腔,轻舐着敏感的上颚,突然变得更加明显的玛奇朵味道香醇厚重得让他喘不上气。

他加重了力道,反复的酥麻感让菲尔顿不由自主地失了力气。舌尖不时地被舔弄咬住,故意没有可以循迹的章法,在一片柔软的混乱中他却分明地知道这就是一个带着小心的爱意真正的吻。

暧昧的水声通过骨传导无限放大,血液在皮肤下奔腾而过发出轰鸣。

——人体内环境相当于盐溶液,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生命起源于海洋。

耳畔有海水涨潮,手指触摸到的体温是五点半的阳光染红的海风,菲尔顿陷入了一个北大西洋海域的怀抱和一个地中海南部岛屿海岸线的吻。

他沉醉其中,眼前破碎的光华浮于空气,然后不断不断不断溶解。






fin.

评论(4)
热度(9)

川一

高考失踪。取关请随意


净写些乱七八糟没营养的。

更新看心情(叉腰


科拟等我毕业搞事w

©川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