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科拟人/生地】光三十题系列

天哪第一次写联文我...(鸡冻!x(看到某段很烂的就是我写得orz

西风漂流与鲸歌:

光三十题里的十九题,琉璃彩绘玫瑰窗 
和川一大大的联文www
能看出哪段是我写的哪段是川一大大写的嘛 
 
 
尖利的塔尖穿刺入碧蓝的天幕,似是要把深秋冷硬的空气劈开一般。莱斯华特把半张脸埋进深色格子的围巾之中,呼出一口气以图给自己冰凉的鼻尖一点温暖,又抬起头看看那座教堂。他踩着灰色的大理石,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菲尔顿在他的左手侧,快他半步,给他的视线填上一块栗色。 
 
其实他并不太喜欢哥特式建筑,过于高耸,过于锐利,简直像是一把锥子戳着眼睛,他更青睐于拜占庭的风格。 
 
但这是现在的看法,直到18世纪伊始之时,他都还狂热的迷恋于这种以图救赎的建筑——作为一个信徒。 
 
不过现在不是了。 
 
他更加成熟,发生了更多的事让他改变,以至于使他贴近于一个无神论者,最终只是用美学的观点客观评价建筑物的结构或是材料,而不带有任何感情。 
 
这是莱斯华特不愿提及的往事,那其中包含的痛苦给他带来的也许不只有思想上的改变。 
 
教堂已经近在咫尺,再走几步就可以触摸到厚重精致的大门。他转过视角,掠过枝头飘摇着枯萎的梧桐叶片,依稀可见面积广阔的窗棂,被岁月洗礼而显得并不光亮的白色大理石勾勒出繁复的纹路,从与脚下的石阶平齐的高度一直向上蔓延至一碧如洗的晴空。 
 
“华特。”菲尔顿回过头来看着生物的眼睛,百米多高的教堂在他的身后铺开,几只鸽子从梧桐树上跃起,轻捷的拉出一条浅色的直线,成了唯一证明时间还在流动的东西。周围仍有不绝的游人的熙攘,但莱斯华特眼中的世界却蓦然卡顿了一瞬。 
 
“嗯?”他发出上调的单音作为回应,和菲尔顿一同向旁移了几步,把道路中心让了出来。 
 
“之前看过一个分析,说教堂修建的大而宽敞是为了让人感到渺小,继而敬畏于神的威严。” 
 
菲尔顿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语气中八分感慨两分讽刺。 
 
“但我在荒凉的旷野中对于渺小的理解百倍于此。” 
 
莱斯华特伸手摸摸那些柔软的栗色,又觉得不够似的,把菲尔顿圈进怀里。 
 
那些质疑与谴责,一早便消失在奔波的光阴之中,我们坚持的东西已经受到了公正的对待。 
 
他想。 
 
菲尔顿放了一点力量在他身上,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体温,以及彼此接近时笃定的信任。 
 
他们的想法总是那样相似。 
 
“再渺小的东西也需要‘人们’一砖一瓦地修砌,”莱斯华特声音轻得似雾缠上羽毛,“神祗也是。” 
 
他再一次将目光投向这个中世纪的伟大艺术,光与形——层叠累加而上,尖肋拱顶的典型哥特式建筑无比庄严,那些笔直轻灵的尖顶,仿佛下一秒就要弃世而去。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莱斯华特吻了吻菲尔顿的脸颊,“或者你还想看看这些峭拔的飞扶壁?没有这些我还蛮担心教堂会坍塌。” 
 
菲尔顿冲他眨眨眼睛,抓住他的手,用指尖在对方的指节处转过一周,然后十指相扣的握上去,算作回答。他们无视掉几个路过的天主教徒有些诧异的眼神,就这样自然无比的牵着手走进教堂的大门,仿若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菲尔顿无名指上的戒指紧贴着两人的皮肤,在远不比得外面明亮的教堂内,那颗祖母绿不再有坚定的光亮,它沉寂下去,变成深沉的不张扬的颜色,一如时间堆积。 
 
腐朽的木椅,破败的墙壁,梦境般碎裂一地的玻璃,百年前他们记不清日子的某一天,这枚戒指替换掉那枚毫无意义的银色圆环,绿色从此刻在他身上宣誓着主权。而仪式见证人只有墙角织网的昆虫和透过破洞照进来的明媚阳光。 
 
现在的他们站在一个比那更宏伟壮阔也更不近人情的教堂里,一切好像都没有变化。 
 
他们的头上,彩色玻璃玫瑰窗投下绚丽的光芒。 
 
说不清是辉煌还是震撼,放射状的光线散布在教堂的每个角落,这就是宗教的产物,在那个黑暗无助的时代成为荒唐的精神寄托。 
 
以深沉的青蓝为主,每片拼接完美玻璃都进行着渐变,细细的铅条隔开不同的颜色,抵达花尖的过程中掺入迷幻的浅紫,继而笔直地延伸,在末端又转为耀眼夺目的明黄和水红,宛若处于教徒脑海中挥之不去有关天堂的梦境,恢弘盛大将灵魂洗礼。 
 
他们在亦真亦幻的光影中站定,相扣的手指力量分毫不减,莱斯华特相信着,他心里装着的那个永恒无言的承诺,在菲尔顿心中也一直铭刻。 
 
来自天堂的华彩覆盖住彼此的身形,双眼映出一片斑斓,刻录着如同花窗上《新约》里的故事。时间缓慢流逝,无名指上的戒指逐渐染上混合了二人的温度。 
 
他们默契地对视,唇角的微笑弧度正好。 
 
跋涉过千年的他们,与七分钟前那颗温暖的恒星辐射出的阳光,站在一处。就像光拥有穿过无限死寂空旷的空间、穿越亿万光年寻找可懂自己的生命的勇气一般,有些东西不可磨灭。 
 
人们口中的神活在信者的心中 
 
爱亦活在人们心中。

评论
热度(9)
  1. 川一西风漂流与鲸歌 转载了此文字
    天哪第一次写联文我...(鸡冻!x(看到某段很烂的就是我写得orz

川一

高考失踪。取关请随意


净写些乱七八糟没营养的。

更新看心情(叉腰


科拟等我毕业搞事w

©川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