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破天气。


/aph/异色.米英
艾伦·琼斯╳奥利弗·柯克兰

/听我解释我文风其实不是这样的( ° △ °|||)!x

/
奥利弗扶着剧痛的脑袋,挣扎着从一个类似于床的地方爬起来,因为他摸到了柔软的大概是被子的东西。他现在一定十分狼狈——脱臼的右肩关节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经被接上复原,但伤口还在,摩擦着衣物隐隐作痛。

“见鬼的,我这是在...混蛋你怎么在这儿!”

奥利弗觉得他今天一定是被厄运之神眷顾了,先是失忆了似的只记得莫名其妙和人打了一架,虽然赢了但还是伤重昏了过去,然后就醒在这里,睁开眼就是艾伦恶心的发型和那双闪着亮光的红瞳。

“你最好闭上你的嘴,柯克兰,你这态度让我想揍你。这是我家我怎么不能在这儿!”

艾伦叉着双臂,居高临下地俯视他——带着显而易见的怒火。

他这样可真傻!奥利弗忍住笑,肩上和腰背的伤口随着他弓起身子的动作都要裂开了。

可惜艾伦在他做出反应的瞬间就转过去拿什么东西,没有看见奥利弗这种找揍的行为,“我必须告诉你,你喝了两瓶苦艾酒,你得知道那玩意儿喝了容易上头!”他朝奥利弗扔了一块干毛巾,示意他赶紧把脸颊上的血迹擦干。

“我当然知道,用不着你来给我上课!”奥利弗有点明白自己断片的原因了,他故意快速地眨眨眼,目光流露出一分讽刺,“说吧,你有什么目的,我才不相信你能突然变成一个喜欢收留醉汉的烂好人。”

“你明不明白你在被追杀?!上帝,我打赌要不是我一时脑子被驴踢了把你抬回来你早就和黑巷子里臭烘烘的垃圾桶沦为一类了。”

艾伦几乎是用吼的了,他烦躁地抓抓本就凌乱的头发,尽力克制不对这个疯子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天阴得很,他认为不杀个人都对不起这天气。

空气沉寂了一秒,床上的人的粉橙色头发还在啪嗒啪嗒地滴落水和血的混合物,湿漉漉地黏在衬衫上。奥利弗不自觉地垂下眼睛,湛蓝的颜色被遮掩得有些浑浊,他挂着姑且算是正常的微笑,咧开唇角继续挑战这个比他高大不少的男性。

“我是该谢谢你嘛?你可是巴不得我成为那些肮脏物的一部分,真是稀奇,你竟然担心起我的安危?”他轻声地、慢条斯理地说,咬出标准的英腔,尾音带着轻蔑地上挑,尽管嗓音有点嘶哑(大概是酒精的原因)。

一瞬间衣领被猛地向上扯起,水蓝的领结松散下落,那只手的主人显然用了对于他来说不怎么大的力气,但奥利弗感觉全身都痛死了,不仅是伤的问题,那家伙勒紧他的领口,用他那猩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像是在看什么值得他厌恶一辈子的东西。

“柯克兰我真想弄死你——用棒球棍敲碎你全身的骨头!”

妈.的,艾伦你个智障答非所问...

奥利弗忍不住咳嗽几声,伸手掰扯攥在领口的手指,对方明显也不想过分纠缠,一下松开手,不知为何刚刚那种剑拔弩张的势头消退下去。

窗外雷声已经迫近,凝聚了一下午的倾盆大雨就很是随意地噼里啪啦地对着窗玻璃砸下去,那讨人厌的声响仿佛又长又拖沓的子弹钉上钢板。

“喂,混蛋艾伦,”他摩挲着被衣料擦得疼痛的脖颈,胳膊抬起得有点费力,“我现在走不了了,嘿,伙计,如果不是你说不定我真的会死,但那比棒球棍子打在后脑勺上好受得多。”

“英.国婊.子你他.妈闭嘴吧!”

“well,小混蛋我为了感谢你可以给你做一打杯子蛋糕。”奥利弗恶劣地吹了声口哨。

“滚!!”

妈.的这破天气。

fin.

评论
热度(13)

川一

高考失踪。取关请随意


净写些乱七八糟没营养的。

更新看心情(叉腰


科拟等我毕业搞事w

©川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