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三十题\科拟.生地

|

 

1-5题(感觉写这么点会被打x)

这种三十题啥的不就是用来写段子的吗?


/生地only       

 

/是西风大大家超美的设定!!( ̄ˇ ̄)/

(OOC是我的锅orz...)

 

 

※注意-题目源于网络,原作者不明。

 

 

 

 

 

/

 

1--一杯可乐,两只吸管。

 

 

菲尔顿摇晃了一下外壁布满水汽的杯子,漂浮其上的方角冰块互相碰撞发出沉闷的声响。

“运气很糟,这是最后一杯了。”

 

聒噪的蝉鸣铺开在初夏夕阳的余晖中,东南方和西北方的天空已经成了完全不同的景象,莱斯华特站在光下,拉出的笔直冗长的影子和远处阔叶树木广大的荫蔽重合在一起,他仰头看着站在冷饮店台阶上的菲尔顿,伸手去接过冷源。

 

“别长时间拿着,手会冷。”莱斯华特轻声地说,“再去拿根吸管好了,虽然不建议喝碳酸饮料,但是夏天喝杯冰饮也不错。”

 

“看来我的可乐要被分享掉一半了。”

 

菲尔顿迈进阳光里,微笑着把荧光橙色的软吸管放进杯子。

 

 

 

 

2--睡着的猫和他。

 

 

午后的阳光清澈干净,如同细密交织的绸缎扑散而下,甚至可以勾勒出空气中浮动的细小颗粒的轮廓。敞亮的房间内跳动着石英钟规律的滴答声,声波与光共舞,搅乱室内主体为米白的柔软色调。

 

莱斯华特放轻了脚步,走近整个空间最为明亮的地方,他能看到那个借住在他家还抢了他的沙发的人蜷在阳光铺洒的一角,柔软的浅栗色头发被碎金一样的光芒照得通透,垂在他折起交叠的白皙手臂上,他不知道做了什么好梦,嘴角挂着一丝恬淡的微笑,均匀的呼吸声轻得微不可闻,倒是放松身体藏在他怀里的黄色斑纹的猫咪不时发出小小的呼噜声。

 

菲尔顿好像很招动物喜欢呢。莱斯华特想。

 

 

 

 

3--迟到五分钟。

 

 

当莱斯华特看到菲尔顿昏昏沉沉地推开会议室的门,然后步伐虚浮地踉跄着走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坐下(甚至还弄倒了矿泉水瓶),他就立刻知道菲尔顿睡过头了。

 

“唔...华特...”菲尔顿忍不住捂住嘴打了一个哈欠,“我是不是迟到了...我记得在走的时候已经九点整了... ...”

 

“没关系只有五分钟,况且...”莱斯华特环视四周人员到得稀稀拉拉的会场,甚至连主持会议的莫里斯(数学)也没有到,“况且大家都没什么时间观念的...”

 

突然肩上一重,那个还没倒过时差来的家伙闻言很是放心地歪在他身上,关于南美西部地表环境长期演变的报告(据说他弄了很久)脱开他的指缝掉落在地,莱斯华特看着那份厚实的报告皱了皱眉,一手揽住菲尔顿的肩膀让他倚得更舒服些,然后示意在他们不远处的加列文(物理)把它捡起来。

 

「让他再躺五分钟吧。」莱斯华特保持坐姿,微笑着向他比了个口型。

 

 

 

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头发,有点长了。”

 

“嗯?”

 

“前面的,”他凑近菲尔顿,仔细地,用视线描摹对方的容貌,“都要遮到眼睛了。”

 

他的声音带着一点不同的温度。

 

发丝滑过手指像是凉薄的糖浆,菲尔顿的头发是比一般人要细软得多的,那触感更像丝织,或者表面光滑的双子叶植物花瓣,让华特无比小心地对待,他用指节前端轻轻撩起它们,手掌贴上有些发烫的额角,最终滑向发际,把过长的一些别在耳后。

 

他最后在菲尔顿额上落下一个轻吻,仿佛是在吻着他的世界里的极致珍贵之物。

 

 

5--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

 

“如果是为了保护眼睛的话绿色还说得过去...”菲尔顿对华特提出的这两种颜色感到惊讶,“嗯...床单不能是其他颜色吗?”

 

菲尔顿也许不知道,莱斯华特只是好奇他到底喜欢什么颜色而已。

 

 

 

 

 

 

 

 

 

 

———————TbC                 |

 


评论(3)
热度(10)

川一

高考失踪。取关请随意


净写些乱七八糟没营养的。

更新看心情(叉腰


科拟等我毕业搞事w

©川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