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ur blind.\史政

 

 

\科拟

-偏向史政

 

 

\毫无意义的脑洞

 

\良大家的设定

 

和大写的OOC

 

、政治-祝卿言

、历史-唐贤清

 

 

 

 

1-

 

那整支花都是灰橙色的。很简单,上方的花冠是掺有咖啡色的灰,纤细的带着尖锐凸刺的茎叶是沉重的黄。

 

颜色颠倒过来就好了。祝卿言第一次鼓起勇气去触碰那娇嫩的薄片的时候,他难以抑制地想。

 

 

边缘向外蜷曲的花瓣依次螺旋交错,中间收拢,辨认不出层次地组合成他手里单调的生命。

 

何况这可悲的生命在茎秆被折断的一刻就已经死去,空留下单一的色调——至少在他的眼中,的确是这样。

 

 

而对于这支意味明晰的花朵,他知道来源于谁。即便没有卡片,也没有赠与者的踪迹。

 

 

2-

 

颜色能让一个人受伤吗?

 

祝卿言记得,多日之前他对着镜子的匆匆一瞥。倒影瘦削,脆弱不堪,那是一幅再好不过的黑白画像,只有那双空洞的眼睛,穿插深灰和亮蓝的痕迹被清晰地勾勒而划清界限——那是天生的,是虹膜本来的样子,泾渭分明得令人恐惧。

 

就是这样可怕的眼睛让我看到这个破败的世界吗。

 

后来他意识到自己无法看到混合的颜色,这也是旁人说他的眼睛其实是灰蓝而不是亮蓝和深灰交替的原因。

 

祝卿言所看到的蓝色,是比常人更加浓郁明亮、更加压抑的蓝色,纯正得令人害怕。

 

 

3-

 

唐贤清可能有着和自己一样的颜色。

 

他也想过会不会更丰富一些,但反馈回他的大脑的色觉未免太诚实了点——没有极渊般的灰色就表示没有深红,没有灰橙色就表示没有浅红,没有明黄或者橙黄就表示没有绿色。

 

他在自己脑海中努力拼凑着这些陌生的颜色词汇,视线里是唐贤清的身影,并没有这些晦涩难懂而分辨不清的复杂色彩,很干净地,是舒服的灰白和同他眼睛一样染于宽广袖口的纯正亮蓝。

 

至少,在他眼中,唐贤清无比真实,他的色觉细胞都可以悉数接纳。

 

 

4-

 

他是一个色盲症患者,一个正确的色光和两种可辨的颜色,就是他整个的世界。

 

 

5-

 

他不相信眼前的一切,从不相信。

 

真实于他,与虚伪无异。

 

 

 

 

 

 

-Colour blind.

 

fin.


评论(4)
热度(10)

川一

高考失踪。取关请随意


净写些乱七八糟没营养的。

更新看心情(叉腰


科拟等我毕业搞事w

©川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