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 [阳炎/setokano]


/阳炎project

\setokano

\8.15
很ooc的产物 ...吧










-1

在一直以来的下雨天里也是难得有一天是晴朗的,潮湿的陆地甚至还能粘住鞋底。Seto他们打算在上午十一点之前返回,八月份的晴天实在是要万分警惕,即便是下过连绵的雨也是,温度升高这种小事只消顷刻便能完成。

“呐呐,seto喜欢夏天吗?”好像只是走路的话有点太无聊了,marry小声地询问着为了照顾她而刻意放慢脚步走在前面的seto。

“喜欢啊,marry酱的冰茶也只有夏天才喝得到呢,很美味哦。”

回头看着奶白色长发的娇小少女,这么笑着说,脚步不停——一定要赶在十一点之前呢,不然到了中午就会热得没办法了吧。

“kano喜欢夏天嘛?”深绿色衣服的少年向三人中走在最末的kano抛出了问句,是随意的闲言,伴随黏黏的鞋子撞击路面哒哒的声音为行走增加一点乐趣。

被提名的kano脚步略微停顿了一下,随即又轻松自然地展露笑颜,“算得上喜欢吧,啊啊,就是天气会稍微热一点。”

热到能把心烫伤呢。

2--

下午的天意外的阴了上来,不过像是耗尽了体力一样没有落下一滴雨。反倒是空气变得十分凉爽,让人恍惚中觉得这完全不是什么烈日当空的八月份。

就连座椅也是冰凉一片呢。坐在阴影处不知道在想什么的kano用手指敲击着白色椅子,向后倾斜身体以找到一个支点。

其他人都外出了,marry在房间里睡觉,所以只剩下kano和seto两人。

茶金色的眼瞳映出那个人在昏暗光下的身影,长长的白色耳机线被拉链拉到一半的衣服遮掩住。

什么嘛,居然在听歌啊。Kano看着对方的白色头戴式耳机,忽然玩心大起。

——谎言是有意义的吗。
那么,说一下也无所谓吧。反正经常这么做的。

于是迈开懒散的步伐,在seto略微有些诧异的目光中向着他走去,黑色的帽衫被窗框割开的光线一次一次地照亮,挽留不住什么似的,又越过边角飘忽而去。

“诶、kano桑有什么...事...”话还没有说完,要摘下耳机的动作就被制止,少年淡金色的头发被宽大的帽子遮住,踮起脚把手按在耳机上的动作有点可爱。

意味不明地笑着摆摆手,睁着那双灵动的猫瞳与他认真地对视。

“             。”

他无声地,扯动嘴角做了个口型。


---3

非说是要依赖上了的话也不是不可。

和他认识很久了,不说别的,与他待在一起的时间也很长——应该是从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

kano背靠着卧室的门,嘬饮手中透明杯子里的液体。光线还不够明晰,像是清晨那样朦胧的强度,足够能让人失足跌进这样的迷惘中。

但是把责任推给天气还是不太好。

他不知道这种想法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但是就像烦人的病毒性感冒那样,越来越重越来越加深,一直到了现在这样无法忽视的境地。

其实说是依赖之上的感情也不是不可。

胸腔内部像是被放火烧掉了一样散发罪恶的疼痛,当然啊,无法熄灭的火焰最终就会把心烧穿燃尽了吧。

一点一点地蔓延扩展着,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变为和外界迟到的阳炎一样的温度。

是他一直在照顾自己哦,明明小的时候那么弱小的,现在已经能够保护所有人了呢。对大家温柔地笑着,遇到什么危机有时候独当一面之类的...

[比起我来强太多了。]

[起码待在他身边能感觉自己是被爱着的。]

——这样的事能表达吗?

如果自己可以对自己说谎的话,只是不想承认有那么一点不甘心呢。

叹息一声,白色的水雾和玻璃杯里浅淡的红褐色相融了,冰块已经化得不知去向,抽丝剥茧一般融进陌生的溶质,却把温度都悉数留下。

冰的,却又那么炽热。

(实际上说是喜欢之类的也不是不可。


4==

已经整顿好心情了吧,如此慌乱到狼狈的自己。

推开门的瞬间,不出所料的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习惯性若无其事地扯出笑容,只是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眉头轻微皱起。

“啊、kano桑,刚刚你说了什么?”seto无奈地指指耳朵,“没有拿掉耳机我可什么都听不见喔,而且,我不是很擅长猜口型的游戏。”

“没什么没什么,那个只是...开玩笑啦、吓seto一跳也蛮有趣www!”

——这种事怎么能说啊... ...

“嘛啊,对了对了,刚刚在房间里找到了失踪的钥匙哦,如果没认错的话是seto你的吧?”

以谎圆谎的能力驾轻就熟,淡然地从口袋摸出钥匙来把自己刚刚突然冲入房间的反常举动搪塞过去。

[如果我能把我也搪塞过去就好了。]

挂着无感情的虚假笑容的少年,逞强似的自我逃避着。

如果是这样那... ...

攥着钥匙的右手忽然被轻轻地握住,收紧的指节由于神经末梢传入的温暖触感而松掉了力气。银白色泽的金属物体从指间滑落,碰撞在脚下沾了一丝尘土的地面上发出叮叮的脆响。

他低下头去,淡金的发遮住双眼,好像这样一来就不会再接受外界的信号一样。但手指处的感觉依旧没有停歇,指缝被另一个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填满,陌生的摩擦感和压迫感通过路径不详的神经纤维传至大脑,把他的思维搅出一池涟漪。

[什么啊,他在干什么啊...]

“没关系的哦,kano。”

作为遮挡物存在的帽子被轻柔地扯下,湿漉漉地粘在一起的发丝也一一拨开顺向一边。

“难得的没有使用能力啊... ...”害怕惊扰到他似的,带着愧疚感的音调不像平日里那样有活力。

“诶?我... ...”忘记了。

说话间呼吸带动的微弱气流淌过脸颊,冰凉凉的感觉,好像下雨时那无源之水闯进伞下吹上身体那样,潮湿一片。

[就连泪水无法遁形吗。]

[还真是、失败呢...]

“需要我的话,就说出来啊。”

他低声说着,把不安的人拥入怀中。

合上的双眼,掩盖住了名为窃取的赤色。


==-5

言语被修饰成无比美好绮丽的事物,从一个编造虚假故事的欺诈师口中说出,怎么看都... ...

还不如缄口不言。

纷乱的雨季终于过去,炎热的天气多少符合了八月份中旬的特性,透彻深远的天空呈现出饱和度过高的蓝色,把都市的一切衬托得黯淡无光。

“幸助...?”

“怎么了啊kano...”突然被叫了名字而显得有点惊讶,合上手中的线圈本看向出声的人。

是被目欺掩饰过的标准微笑。

[我喜欢你哦]这样的话,还是说不出口呢,说出来的话,大概会被厌恶或者被当做笑柄吧,一个骗子的真心话什么的,想想就可笑极了。

所以还不如缄口不言。

“啊啊,没怎么,只是想看看seto你被叫名字会有什么反应呢。”说着眨了眨眼睛。


6===

“那么,鹿野修哉?”

“唔啊称呼姓名什么的果然听起来好奇怪!”



“             。”

他认真地注视那双淡茶色的眼睛,

一字一顿的,无声地比着和那天kano一模一样的口型。



===-7

(无法传达的话,让我来说好了。


“                。”
[愛してるよ]
[a i shi te ru yo]


fin.


(论目盗能力的正确使用时机x
(隐藏的双向单箭头们xxx

(文风突变,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阳炎日快乐哦~٩(ˊᗜˋ*)و

评论(5)
热度(39)

川一

高考失踪。取关请随意


净写些乱七八糟没营养的。

更新看心情(叉腰


科拟等我毕业搞事w

©川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