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科拟.生地

相逢


/学科拟人

/生地
(已经要变成“一句话生地”了快住手xxx

/美腻的人设来自西风大大   OOC属于我

(完全不知道是什么背景..乱写x

(姓名对照
-地理\菲尔顿
-生物\莱斯华特



/

当一个人的鞋子粘上一片陌生之地的泥土,那么他之后的每一步,都将踏出一个斑斓的惊喜。

/

难得没有执着于自己“绝对不要乘飞机”的原则,被距离打败的菲尔顿二十分钟前着陆在这个对他而言完全陌生的城市。

偶遇的目的地,是目光在老旧地图上对某个地名巧合般的短暂停驻,笔尖流畅绕过一周圈住终点。他向来随性而为,随性得如满腔柔情的风中,舒开轻羽的蒲公英种粒——行程从来没有精心着意的计划,也不需要任何的缘由和契机。

他拉紧背包的肩带,脚下晕开一片拆开分解的霓虹灯光,织了繁多的色彩落进满地的雨渍。这是雨水降过留下的唯一痕迹,夜空已经放晴,在星辰的烈焰里,云层像是在漫无边际的墨色中撒下的几片灰白鸽羽。

走过几条不重样的街巷,纵使他拥有极佳的方向感,也极易在建筑群与华灯之间迷失。圆角的地中海风格建筑和仿佛能随时光流动的外立面,以及露台上点缀了槲寄生的弧形栏杆,这一切都像是厚重绝版书籍里藏了数十年的花哨邮票,古典的气息渗进星星点点的繁华,让人能够在充满了喧嚣的时代里隐约窥探到历史的角隅。

灯火的余烬永远不会褪去。一个个巨大的落地窗前,菲尔顿瞥见自己的倒影,微风中满足于未知的旅人,满世界吵嚷的流光溢彩把他融化进了绮丽的光火。他好像路过一个辉煌盛大的童话,在那里的安徒生把热闹写得淋漓尽致。

夜晚与城市相加,成为了光的代名词。

菲尔顿忽然记起地图上的内容,向西走到尽头的话,能看见海。

温顺的海河微喧,一点一点穿过拥挤着的各种声响,惊扰栖于路边合欢树上困倦的飞鸟。

转过最后一个路口,漫天灯火绵延至黑夜里溢满星光的海。一个浪漫的交接仪式,在他右手边有着几百年历史生了锈的栏杆边缘无声地开始。

细微的涛声远远传来——这是陆地与海洋的相逢。

/

浓稠漆黑的海在深远的苍穹泯灭了身形,他面对着这极具仪式感的一幕站定,仿佛春天消融之水一般温和的海风轻轻吹扯着他的头发。

所谓的巧合,是不是在海洋深渊里自以为绝不会登上砂石的一滴海水,有一天突然发觉自己挂上了某一处危岩;是不是在亿万的人群之中,猛然唤醒的直觉让两个人的目光狭路相逢... ...

“永远处于可望不可即的地步,永远存在于追求的状态中。”

诗人留下寥寥词句变作永恒的谜语,落叶迷途奔错方向葬身海底。

... ...

有个逆行的人在菲尔顿面前堪堪停住脚步,抱歉的单词说了一半,却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眼睛。

他的眼前,他的背后,是一夜不灭的灯火阑珊。


菲尔顿很轻地笑了笑,眼睛里的光是潋滟海色的刻痕,涛声的呢喃梦呓将世界边境线上的两人与世隔绝。

他们的距离近到足尖相抵。近到能看得清英俊的青年森林般的眼眸,写了诧异,又写了欣喜。

他抬起手,拉过咫尺愣住的人的肩膀,海的前方,黎明前的灯火下,在那说了无数情话的唇上落下一吻。

“华特,好久不见。”








“在生命中萍水相逢的人们

都引导我去寻找爱的真谛”


相逢。

fin.






/每次摸鱼生地都给我一种:你tm语文学了些什么...词穷了吧哈哈哈(?
/真·词穷。复健失败,无颜以对。
/※梗来源西风大大的设定相关

评论
热度(11)

川一

高考失踪。取关请随意


净写些乱七八糟没营养的。

更新看心情(叉腰


科拟等我毕业搞事w

©川一 | Powered by LOFTER